妖怪谭

  这是一个已经有点久远的故事了,毕竟主角的寿命,有一点点长,长到没办法用数量来表示。
  故事的最开始发生在一间小小的早茶店,虽然是妖怪们的世界,但是也存在着跟人界一样的食谱,似乎是一些能够往返两界的妖怪带回来的产物。
  店内,跟平时结伴而行的妖怪们随心而谈的热闹景象不一样,今天的早茶店稍微有点安静。

  「为什么S级的会来这里啊。」「这家伙死定了吧。。。」小声的议论充斥着店内,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争执。
  「明明只是A级的妖怪但是却意外的嚣张嘛。」长相吓人的蓝色妖怪跟自己的同伴们形成人墙不断逼近面前的金发妖怪。
  被逼退着的金发妖怪很清楚自己捅了大篓子,但是没有做出反抗的行为,并不是人数差的问题,而是评级差的问题。面前的几只正在步步逼近的妖怪的评级大多都比自己要高上一级,也就是S级。就算是A级的同评级妖怪大多也得打上半天才有能分出胜负,要是评级压制的话那胜负是无容置疑的。
  妖界存在至今,从来没有越级反杀成功的案例。况且本来用远距离作战用铳枪去挑战一堆贴近自己而且携带有近身武器的妖怪就是很笨的选择。
  隔壁桌的赤发妖怪淡定的喝着茶,没有引起闹事妖怪们的注意。
  「给我去死吧。」缠满荆棘的棒子准备用无情的速度落下的一瞬间,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
  准确来说,不是时间静止了,而是在店内的所有妖怪都在那一瞬间停止了动作和声响,因为瞬间暴涨的存在感充凝了整个空间。
  威压,对评级比自己低的妖怪使用的能力,轻则封锁行动,重则直接造成伤害。
  「这气息难道是SS,不对,是SSS、吗。。。」
  金发妖怪的头被蓝色妖怪失去力气没抓紧而掉下来的棍子敲了一下,发出了轻呼。缠绕在棍子上的荆棘划伤了她的额头。就还能够自由行动的样子来看,似乎不是店内杀气的威慑对象的样子。
  蓝色妖怪双手颤抖着,全身就像是被什么缠住一样动弹不得。
  「正好试试刀。」赤发妖怪拔出了腰间的太刀。
  杀戮的结果是无形的,血被刀身所吸收,尸体被空间操作粉碎成微尘散布到大气当中,仿佛那帮妖怪从一开始就没有存在过一样,早茶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进行。
  在金发妖怪的面前,评级高出两级的妖怪对下级妖怪实行了瞬杀。
  「要求是暗杀来着这是不是显得有点太显眼呢。」赤发妖怪将刀收回之后小声嘀咕道。
  「SSS?」金发妖怪还是保持着坐在地上被逼退的姿势问道。
  「啊?我只是一个来喝早茶的普通妖怪哦。」赤发妖怪使用了装傻。
  「演技评定,E级。啊血什么时候。。。」还想嘲笑赤发妖怪的金发妖怪并没有注意到刚刚被擦伤的额头,血径直流到了下巴。
  金发妖怪还在担心被血弄脏衣服手忙脚乱的时候,赤发妖怪靠了上去用食指顺着血线一抹,将全部的血都汇在了自己的指尖上,形成一个小球,然后额头上的伤口就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随后一口把血球吞了下去。
  虽然血没有那种美食发光特效,但是赤发妖怪吃完之后的反应却跟吃了发光料理之后差不多。
  金发妖怪肯定在那一瞬间看到了赤发妖怪想要将自己吃掉的表情。

「演技评定,E级。」

是两只妖怪的初次相遇。

星芒

  我叫芒,刚刚差点以一只SSS级妖怪的零食这种悲凉身份结束自己的妖生。
  面前这只赤发妖怪明显还对我的血液的味道念念不忘,眼睛里闪烁着要夺去我性命的不详光芒。
  「没事的,就让我咬一口嘛,诶嘿嘿。」虽然没有任何的杀意,但是我感觉这样真的会莫名其妙的死掉,身子自觉的向后退开,不过在地上爬的速度赶不上被靠近的速度。
  「就一口。」靠近的瞬间切换成小声但是很认真的语气,似乎是犯规的用了极轻的威压,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瞬间被定住无法动弹,随后从肩膀上传来了刺痛。
  「没事的。」不过还是像怕疼一般反射性的闭上了眼睛。
  因为瞬间感受到大量的妖力流失而感到乏力,身体不受控制的瘫软在了拥有怡人气味的赤发之间,然后被轻轻的扶住。
  「我叫荧。」
  已经没有体力和精神去搞懂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报上自己的名字,让要死的人记住是谁杀了自己吗?然后意识就在那片头发淡淡的香气中模糊了过去。
  。。。。。。
  从小我的时间流动就很奇怪。
  自小的时候能力评定里面写的就是“因不受控的时间流动而拥有的自愈能力”,仅仅因为这个天赋而得到了A级的评价,但是并没有与生俱来的攻击方面的天赋,实际上应该会比攻击专精的同级妖怪要更弱吧。
  而令人遗憾的是到现在也没有受过什么重伤,这个天赋还没有救过自己的命,顶多是平地摔的时候很快伤口就能消失的程度。
  但是自己很清楚这次不一样。
  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能力,仿佛是开关啪嗒的被重重的按了下去一样,在妖力仿佛池水被抽到接近干枯了之后,随即强制发动的天赋正在以从来没有感受过的速度将一切回溯。
  从妖力,到精神,到身体状态,除了记忆和灵魂以外的全面的回溯。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荧已经把口离开了我的肩膀,跟开眼的我保持着直视,脸上写满了好奇。
  「你。。。」被她咬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本来受到这种小伤应该是不会触发如此强度的天赋才对,看来是妖力的巨量流失附带的效果。
  荧的惊讶似乎没有持续特别长的时间。
  「再来一口?」
  「哈?」虽然身体才刚刚恢复过来略显虚弱,不过还是毫不疑惑的发出了反对的声音,毕竟这能力从来没有连续发动过,说到底就连能不能连续发动都不确定,再来一次可能就真的要命了。
  抽出铳枪想要上弹的瞬间才发现弹药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荧的手上了,转而取出身上的几颗备用弹药,快速填装,毫不犹豫的对着荧按下了扳机。
  「哦多。」理所当然的被荧轻松的闪开了,就算如此的距离也打不中吗。
  弹丸被躲开之后顺着弹道径直朝着茶馆天花板去了,在轰的一声之后天花板被打出一个大洞。
  糟了。
  这家茶馆差不多是妖界风评最好的茶馆,不仅是因为东西做得好吃,还因为一般来说不会有人敢在店里面闹事,因为闹事而损坏到茶馆里的一碗一筷,都要处以百倍的赔偿,不然终生禁止入内,这辈子就跟好吃的东西无缘了。
  那个天花板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赔的起的东西啊,已经能够听到老板娘跑下楼的声音了。
  遗憾的是我的回溯能力只能用于自己的身体,别的妖怪或者事物想要通过自己的能力来恢复是完全做不到的。
  希望今天老板娘的心情比较好,神啊,拜托了。 
  总而言之先是摆好了土下座的姿势了。
  「天花板,谁弄的?」就算是面对SSS评级的妖怪都毫不退缩,毕竟我们的胃在她的手上。
  「是、是。。。」「啊老板娘,抱歉本来想帮这位小姑娘修一下武器结果不小心走火了,赔偿金要多少左右呢?」
  诶?抬起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的铳枪也到了荧的手上,还用着奇怪的手法让铳枪绕着她的手腕优雅的转动着。
  「那就十倍这桌子结账的价格吧,下次小心点啊。」
  居然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长的好看真是可恶啊。
  荧将一整串金币交了过去,老板娘清理好轰下来的碎石就若无其事的上楼去了。
  「诺。」我的铳枪还在她的手腕上转来转去,突然手臂一抬就抛回到了我手上,露出捉弄成功的笑脸。
  虽然帮我背了锅还付了钱很感谢但是还是想给她来一枪啊,心里这么想着又开了一发。
  啊,这次是用手把弹丸接住了。
  SSS级,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再来一口?」

是想着能够写出那种不按常理的感觉,但是失败了。

妖力铳

  「跟我来一下。」荧似乎想到了什么饭后的余兴节目。
  「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荧拉着跳到了附近的小山上,这里有一片比较大的草地,平时没什么人来,刚好也是自己一开始学怎么用铳枪的时候练习的地方。
  「A级,你平时。。。」「芒,我的名字叫芒!」
  没想到还有鬼到现在还直接用评级来叫别人的,太没礼节了吧。
  「那就芒,你战斗的时候妖力都用在哪些地方?」
  「身体强化、视力辅助、加强防御和增加行动和换弹速度,怎么了?」真是莫名其妙的问题。
  「来,铳枪借我。」
  我不明所以的把铳枪交了过去。
  「诺,弹仓是空的吧。」确认了一下我点了点头。
  「把妖力按照弹药的结构填装进去的话,看。」
  荧把枪口指向几十米外的一块不小的石头,只见枪口似乎出现了一瞬间的蓝色,似乎是高浓度妖气,三声爆炸之后,石头就化成了碎片。
  然后荧立刻转向另外一个目标,这次能够确认到是三连发,目标同样的化成了碎片。
  荧展示给自己的铳枪用法有超犯规的攻击速度和威力,照这样下去的话只要妖力足够可以做到无间隔的高速攻击,甚至可以实现不同种类的弹药的混合射击。
  「那样的话单纯用妖力构成整支铳枪的结构的话?」
  「想法是很好啦不过那样子是费心费力而已,不仅妖力有可能会混淆导致直接整个炸开,而且使用这把铳枪能够增幅三倍左右的威力,有加成就别浪费了。」荧好像有点轻视我控制妖力的能力。
  「不是啦你看我要是同时复制出来三把的话。」
  因为荧似乎不太理解自己的意思,于是乎现场做起来试了一下,平时铳枪要定期拆开保养维护所以记忆中的结构是十分清楚的,要用妖力压缩出来应该不太费力,事实也是如此。
  「然后是弹药。」弹药也是自己压制的所以结构理解的方面还是没有问题,甚至想做些小修改,不过因为是第一次试验所以就用常规弹药,于是乎直接往弹仓里面做出弹药也顺利的完成了。
  「接下来只要分别对准,嗯。。。就是你了。」三把铳枪散开分别从三个位置同时瞄准荧。
  荧一脸放马过来的样子,看样子也是会被轻松的挡下来。
  因为是基于自己的妖力制作的铳枪,甚至扳机都不需要手动来扣下,直接控制妖力扣下就可以发射。
  「来。」
  三声合做一声,在三个远近不一的位置同时朝着荧开枪,荧用不可思议的速度把三发都挡了下来,然后突然捂住了头跪了下来。
  等下,这是空中藏的那支打中了,荧没有用妖力感知吗?虽然是SSS级但是被偷袭了还是会受伤的,感觉不妙的我赶紧跑了过去。
  「喂,没事吧?」
  没有回应。啊,但是能够看到赤红的血流到脸上了,完蛋。
  突然闪过趁着现在把荧收拾掉的话自己可能还有机会不被报复然后活下来的念头,不过想想如果荧使用在茶馆里面看不清的那招的话根本不可能打赢。
  「抱歉,不应该偷袭你的,因为你看起来很强所以用了点歪脑子。」
  还是没回应,好像真的生气了。
  「让我看看伤口?」
  边说着伸手过去拿开荧的手的瞬间,被塞了一口的果子,当然汁液是红色的。
  「哈哈哈哈笨蛋,演技也是SSS级啦。」荧站起来把脸上的果汁清理干净之后,似乎因为成功捉弄了自己显得很开心。
  这鬼是小孩子吧。
  「虽然这种战术对SSS级来说应该派不上用场,但是如果对象是A级甚至是S级的话,搞不好会奏效。」荧突然认真的分析起刚刚的战术。
  「如果有办法让你无暇使用妖力感知或者有什么干扰妖力感知的手段,说不定也可以成功的隐藏起来,虽然好像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嗯嗯。」
  其实就是企图以视野范围内的数把铳枪分散对手的注意力,然后在感知范围外再布置决定胜负用的铳枪,制作三把妖力铳的时候突然来的灵感,得到了来自SSS级的肯定。
  「芒的脑子,其实意外的要好?」
  「想吃?」
  「我不客气了~」
  「滚啊。」
  这次是拿着刚做出来的霰弹弹药朝直扑过来的荧发射了出去,没想到这铳枪还真能用这样子的弹药,枪管直径和弹药口径都稍微放大点也能正常的工作的样子。
  「嚯,还不赖嘛,这种弹药要是用在近距离战斗的话很可怕呢。」荧边说着一边轻松的用头发形成的防御壁把分散的小弹丸全都挡了下来。
  「虽然还是打不中你就是了。」
  「再怎么说我都是SSS级啊哈哈。」
  「啊啊好不爽。」又开了好几发完全无法穿透荧的头发,那只是头发而已啊。
  「我不防御给你打也是可以的啦。」
  「那是在说我的伤害小吗。」变得更加不爽了,简直想往她脸上打一拳。
  SSS级的妖怪到底是什么构造,好想拆开看一下。还是说其实这些攻击手法在SSS级之间的战斗是很常见的手段呢?虽然有点好奇,不过想了想自己要是涉足SSS级的战斗的话怎么看这种小伎俩也救不了自己的命,还是想着怎么逃跑比较实际。

「芒的脑子,其实意外的要好?」

因为从小到大都没人引导过,所以才会比较弱呢。